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txt-第四百五十七章 被撩妄想症鑒賞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啪!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笔趣-第四百五十七章 被撩妄想症推薦
黎青山生气的一巴掌甩在吴婷脸上。
吴婷捂着脸直哭,她相当委屈。
“你打我干什么啊?我又没做错什么。”
“住口!蠢女人!”黎青山指着她鼻子臭骂道:“于欢和黎沐月肯定怀疑你了,说不定已经派人暗中跟踪你,你来找我,这不等于是把我给卖了吗?”
吴婷脑袋里传出轰隆一声响。
被提醒后,她才想起来这回事。
“那……那该怎么办啊?”
“你特么问我,我问谁去?”
黎青山一脸的没好气,只能祈祷事情不会按照他想象中的发生吧。
但又怎么可能呢?
黎家。
黎沐月安排的手下回归,把所有事情汇报一遍。
黎沐月当即脸色变了。
“这个吴婷,她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少,还好有你的提醒,不然我现在都被她蒙在鼓里呢。”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于欢看着黎沐月问。
“我爸被她害的那么惨,绝不能轻易放过她,我这就把事情通报给爸爸。”
黎沐月刚站起身,被于欢拦住,“这么做,太便宜黎青山了。”
“我们不如利用吴婷,搬倒黎青山。”
黎沐月慢慢坐下来,看向于欢问:“你有什么计谋吗?”
于欢道:“蛊虫就是吴婷暗中下的没有错,但我很疑惑,长达五年时间,她居然没弄死黎忠祥先生。”
“她的目的是什么?”
黎沐月想了下,这的确是个问题。
“吴婷背后有黎青山撑腰,他不愿意杀我爸爸,只是折磨,应该我爸爸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于欢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会是什么呢?”黎沐月满脸疑惑,正常来讲,她没理由不知道啊。
可想而知,那是相当重要的一样东西,才让黎忠祥连她都不敢轻易告诉。
“吴婷回来后,我们先假装不知道她和黎青山的事情,暗中调查她,寻找机会。”
“既然对毒蛇出手,就要打准七寸,一招致命。”
于欢的话,让黎沐月受益匪浅。
晚上。
黎沐月亲自送于欢离开。
第二天五点,于欢依旧起的很早,和张佳音离婚这段时间,养成了他早起的好习惯。
换身衣服,把毛巾挂在脖子上,出来跑步。
刚走进电梯,一只白嫩纤细的小手伸进来,接着熟悉的面容赫然出现在眼前。
莫寒。
和昨天差不多。
很相似的剧情。
如果不是出门之前看过日期,于欢都以为今天是把昨天重复了一遍呢。
“呵…真巧!”
莫寒不意外似的说了一句,随后把电梯门关上,背对着于欢。
两人之间明明不到半米距离,却好像隔着一座冰山,很冷~
很快一楼到了。
电梯门打开。
莫寒站在门口不动弹。
于欢轻轻咳嗽一下,提醒道:“门开了,出去吧。”
莫寒依旧没有动。
冷漠开口,“姓于的,我知道你在打我和夏夏的主意,希望你能死了这条心,老实点,我们是不会被你骗的。”
于欢一脸尴尬,原来在莫寒眼中,自己都变成色狼了。
不过,她未免太高看自己。
这叫什么?
被撩妄想症?
“你想多了,我和夏夏就是普通朋友关系,至于你,我同样没兴趣。”于欢直白道。
“你什么意思?”莫寒转过头,怒瞪着于欢。
“字面意思!难不成你想让我说,我对你有意思?”
“呵……算了!我看不上你这种男人。”莫寒扭头就走。
于欢今天依旧选择和她相反的路线。
考虑着明天还要不要晨跑?
他实在不愿意碰见莫寒。
可仔细想想,他又没做错什么,躲个毛线啊?
跑了三圈后,于欢到附近一家早餐店排队,这个点,正是人多的时候。
莫寒好像也在。
她注意到于欢,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于欢不看她,免得被误会。
啪!
突然,一道扇巴掌的声音响起。
于欢抬起头,发现莫寒后面排队的跨栏背心青年捂着脸,冲莫寒怒吼,“我艹尼玛,贱女人,你特么敢扇我?”
“找死啊?”
“谁让你刚才摸我屁 | 股了?”莫寒瞧见冰冷。
她排队好好的,忽然感觉屁 | 股被人摸了一下,不是后面这猥琐家伙干的,还能是谁?
“去尼玛的,你特么长得好看啊,老子愿意摸你?”
“看你那熊样,t光了趴到chuang上老子都不愿意拱一下。”
跨栏背心青年说话极其恶劣,莫寒被气的直捂胸口。
“流氓!”
“大白天猥亵我,还辱骂我,我要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莫寒从包里掏出手机,刚要拨110,跨栏背心青年一把夺过来,扔在地上。
啪叽一声!
莫寒手机被摔了个稀巴烂。
她急得大喊,“你做什么?”
“混蛋!”
“大家都过来评评理啊,太没王法了。”
卖早餐的小老板看不过去,擦擦手走上前说两句,“爷们,跟个女孩这样可不对……”
“去尼玛的。”
“关你屁事?”
跨栏背心青年蛮横的一把推开小老板,接着冲那些还要上前帮忙的路人大喊,“这一片我大哥灰狼罩着的,你们谁敢管,砸你家车门。”
灰狼的名头还是有的,一听跨栏背心青年提起他,想见义勇为的都怂了。
莫寒把目光落在于欢身上,那意思很明显,要让于欢帮忙。
结果出人意料的是,于欢理都没理,直接走了。
莫寒懵逼。
整个人呆住原地。
她还以为刚才那种情况,于欢会出手的,可结果……
“麻痹的贱女人,还报警不?不报跟我走,咱们找个地方玩玩?”跨栏背心青年一脸坏笑着走来。
莫寒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火,抡起包包,用力的砸向跨栏背心青年。
如此距离,他根本来不及躲闪。
他嗷的一声痛嚎,捂着脸,蹲在地上。
莫寒则是趁着这个机会,逃之夭夭。
于欢根本不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回到单元门,刚打开电梯要上楼。
那只纤细白嫩的小手又出现了。
莫寒满脸怒容的瞪着于欢,瞳孔似在喷火。
“不帮我,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莫寒边喘气边质问。
她跑那么快,就为了追上于欢。
“为何要帮你?我没有那个义务。”
“况且你曾经说过,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