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紫蘭幽幽-第788章  給龍戰軍治傷閲讀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沐轻眉在旁边看着老板的表情,就觉得好笑,算了,这些人也是做小本生意的,自己也并不是想真的要那个熊,主要已经很开心了。
“秦渊,那个熊我们不要了,走吧!反正我现在心情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好的,听你的呢,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电影吧!”
说完两人手拉手的走了,老板在旁边一脸震惊,这两人是什么情况,打了大奖竟然都不要,可能人家也就是找个乐子,幸亏啊,否则自己这只大熊就贴出去了。
老板在拿起那支枪,仔细观察,自己试着打了一下气球,根本打不中啊!
熱門玄幻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88章  給龍戰軍治傷相伴
看完电影以后,两人就在沐轻眉学习的医院附近住下,因为她现在是处于学习阶段,都不好请假,否则秦渊好不容易有时间陪她,她也想两人好好的玩一玩。
沐轻眉依旧非常粘人,沐轻眉的性格就是非常可爱的,就是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欲。
第二天早上沐轻眉扶着腰起床,没有看到秦渊,看了看时间,打算先去洗漱,不一会儿秦渊回来还买了早点。
“轻眉,过来吃点东西吧,吃完以后我送你去上班。”
吃完早点以后,秦渊把沐轻眉送到了医院,她非常舍不得秦渊,秦渊抱着她在他耳朵边说:“反正最近我没有什么任务,等你下班我来接你去吃饭,这几天我就好好陪你!”
“真的吗?”沐轻眉高兴的跳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小笨蛋!下班我就去你们楼上,再给你一个惊喜哦!”
沐轻眉嘴上说着,让他别浪费钱,实际上还是挺期待的,毕竟昨天在同事们面前确实风光了一把,这种让人羡慕的机会,可是不多。
秦渊看着沐轻眉走了进去,昨天被人盯着那种感觉又来了,转过头看到了对面车里的男人,这个男人什么情况,怎么用那种仇敌的眼神盯着自己。
秦渊也不甘示弱,直接看了回去,而且秦渊身上还散发着一些杀意,车里的金卫吓得一个哆嗦。
刚才那人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他的眼神如此恐怖,金卫本来以为秦渊就是哪里冒出来的穷小子,毕竟他可是金氏集团的继承人,金氏集团在a市财力方面也是排名在前的。
难道这小子也是当兵的?
本来他想今天找人动手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如果他是当兵的,那还有些麻烦,看来得先调查一下这个人了。
秦渊看着对面车里的人,就觉得这人光长相就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隐约觉得这人会不会就是沐轻眉的那个追求者。
他的直觉一般还是不会错的,这次出来主要是想陪沐轻眉好好玩玩,他也不想惹其他麻烦,如果这个人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他就真的会还回去了。
金卫也关上窗子,开着车快速走了,秦渊手插着裤兜,慢慢走回酒店。
回到酒店以后,龙小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原来是龙战军,在训练过程中受伤,他之前本来就有些旧疾,这一次是伤上加伤。
当地的医疗队说,龙战军以后不能参加太强度的训练,而且走路可能都会有些影响,主要是右腿的膝盖已经出现了不可逆的损伤。
龙小云现在非常着急,她知道秦渊有一套神奇的针法,所以他打电话让秦渊看能不能过去帮龙战军治疗一下。
“这有啥问题,给岳父治疗嘛,这是理所应当的,等着我马上就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和我贫嘴,你等着过来看我不收拾你!”
秦渊看了看龙小云他们所在的军区,他们是下去基础连队做训练指导,从这里过去,开车差不多两个小时,沐轻眉是晚上五点下班,现在时间还很早,都来得及的。
因为他算好的时间,也就没有和沐轻眉说,这个时间段肯定是能赶回来的。
他开着车出发了,方天来到那个连队以后还要登记,拿出军官证,门口的警卫敬了一个军礼,没想到竟然是特战队的秦渊,今天他们这连队里面可热闹了,之前来了一个龙小云,现在还来了个秦渊。
因为龙小云下来做指导,他们看着龙小云是女兵,这可是为数不多的,但是没想到龙小云的各项训练格斗,射击,攀岩丝毫不输给这些男兵,而且比这些男兵做得更好。
龙战均军非常骄傲,自己这女儿现在越来越出息了,所以父女俩之间就进行了一个比赛,就在翻越障碍的时候,龙战军从两米高的障碍台上掉了下来。
他右腿之前受过伤,有旧疾,自己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是平时的训练都不影响,没想到这一次彻底损伤了。
龙小云坐在医疗室内,非常自责,他觉得就是自己把父亲害成这样的,如果当初让着一点父亲,毕竟他年龄这么大了,就不会出这些事了。
龙战军躺在床上,还安慰龙小云,“这有什么问题,怎么能怪你呢?而且如果说是你让我,我可能还会生气,我自己的女儿比我厉害,那是欣慰的事啊,没办法啊,老了不服老不行!”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線上看-第788章  給龍戰軍治傷分享
“你放心,我早来了,秦渊他有一套祖传的针法,非常厉害,之前海军陆战队的人就是被他治疗好的,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龙战军笑了笑,他自己的情况他也比较清楚,部队里面的医疗队可都是比较厉害的外科专家,连这些专家都没办法,他秦渊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正说着话秦渊走了进来,龙小云仿佛看到了救星,快速把秦渊拉到病床边,指着龙战军的腿,“秦渊,你可一定要把我爸爸的腿治好啊!”
“你这孩子着什么急,秦渊才刚刚来,你让人家歇一歇,给他削个水果吃,我这问题不大,慢慢来!”
龙战军都替自己这个女儿急,部队这么高强度的训练,加上她又是队长,所以她这个女儿啊,就是不会温柔,秦渊可是他非常看好的女婿,可不能放跑了,只能自己来当助攻了!
秦渊笑了笑,“没事的,龙叔,我开车来还是比较快,等的还是先看一下您的腿吧,我先给您治疗,治疗好以后咱们再慢慢说!”
龙战军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是孩子们的一片心意,那就让他们来试吧!
秦渊小心翼翼的打开龙战军腿上的纱布,这边的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给他先用一些活血化瘀止痛的药物,只能暂时缓解疼痛,但是目前他这只脚也抬起来都很费劲。
秦渊拿出自己的银针,这种针法他已经使用过很多次了,非常熟练,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所有的神经穴位。
龙战军的这个只是小问题,他先是在龙战军的膝盖上扎满了银针,接着是他的小腿,开始龙战军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当膝盖上扎满针以后,他瞬间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如释重负了。
而且腿上好像也传来了感觉,膝盖的位置热乎乎的,秦渊慢慢的把针拔了,龙战军之前有救急,但是并没有和他们说膝盖位置一直传来压迫痛。
是此刻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而且脚竟然能动了,她有些不敢相信,尝试着下床,没想到这只脚比之前还要灵活。
龙战军在地上尝试着大跳,龙小云有些担心,想要制止他,没想到秦渊非常自信的摇了摇手,“放心吧,小云,我这个医术没问题,龙出体内的病灶已经被我全部去除,他这个跑个十公里都没问题了!”
而这一幕刚好被进来查房的医生看到,什么情况?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人刚才是在练习跳跃吗!
不可能啊,他的腿右腿已经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就算是正常的行走,都会有影响,何况是这种起跳动作。
龙战军高兴的跑过去拍照,那个医生的肩膀,“医生,你看我这腿完全没问题了,还是我这女婿厉害!”
龙小云听到龙战军直接叫秦渊女婿的时候脸微微一红,他这个爹真的是比自己还主动,就不能委婉点吗?还当着外人。
医生也非常震惊,“小同志,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也没什么了,这个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针法,就古老的针灸疗法,没想到还有用!”
这个医生拉着龙战军打算给他重新拍片看一下,因为之前根据拍片的结果来看,他整个膝盖骨已经是处于骨裂,而且是重度磨损,根本没有办法恢复的。
龙战军此刻感觉右腿如获新生,非常高兴,不过让这个医生检查下也是好事。
等到拍片结果出来,这个医生更惊讶了,早上他们才拍的片子,不可能出错吧,这个人骨裂的情况已经完全好了,而且没有一点磨损的情况。
难道那个银针真的有这么神奇吗,简直是重生再造啊!
就这样,早上他们才刚刚判定,说连训练都做不了的龙战军此刻步伐稳健的又走回了训练场上。
龙战军非常高兴,之前他还对秦渊有所怀疑,没想到这小子真的能做到,不愧是自己女儿,挑的好女婿啊!不错不错,自己非常满意。
出来以后要拉着秦渊带他去旁边的餐厅吃饭,时间也还早,秦渊也没有拒绝,反正好久也没来看龙战军了。
因为秦渊等会回去还要开车,他也没有喝酒,龙小云本来就不喜欢,龙战军是非常高兴,小喝了两杯。
喝了酒以后,他的话也开始变多起来,“小云,秦渊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给我造出一个小孙子呢?其实我这个年龄我都打算退休了,你们给我造出个小孙子,我在家里好好训练他!”
“爸,你真的是想训练想疯了自己的孙子都要训练!额,不对,我们俩都还没到那一步,你说什么有孙子!”
“我这不是比较着急嘛,也要催促着你们点,怎么不能训练?你看看你和秦渊的能力,这孩子以后运动细胞肯定发达,如果不单兵训练,那不是白白浪费基因了,咱们一家可都是军人!”
秦渊只能在旁边呵呵的笑着,怎么每次一遇到龙战军还有孙奶奶他们总是要提生孩子的事,还有之前安然的外婆,不过等稳定点吧,如果真的稳定下来要生孩子,那也不是问题。
就像龙战军说的,自己这基因可不能白白浪费啊!
吃完饭以后,龙小云他们在这边还有训练任务,秦渊也就自己开车回去找沐轻眉。
临走之前,他小声在龙小云的耳朵边说:“既然咱爸这么喜欢孩子,要不过几天咱们就给他造个十个八个!”
龙小云本来以为秦渊还要交代什么,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不正经的话,脸色瞬间一红,这人果然就没正经的时候。
虽然嘴上骂他,但是还是交代秦渊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秦渊走的是高速,没想到计划好的时间竟然因为堵车错过了,前面发生了车祸,堵起了长长的车队。
秦渊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有些着急,正好过来一个交警,他忙着问道:“同志,我想问一下,这大概多长时间才能通车啊?”
“等着吧,前面是五车连撞,而且两辆还是大货车,现在都还在找人来下货,估计怎么也要个三个小时!”
我去!三个小时!那等自己回到医院那边,都已经六点多钟了,没有办法,本来是答应好沐轻眉的,看来只能先打电话和她说一声了。
拿出电话才发现自己就没有充电,早就关机了,因为在部队里面,手机本来就不经常用,他都会忘记这回事,出来外面以后才发现手机很重要,是一个随时要联络的东西。
看来只能晚上好好的哄一下沐轻眉了,这么长的车队,他想飞也飞不过去啊!
而医院这边的沐轻眉根本不知情,他还在想着秦渊早上说的那个惊喜,而且同事们都在夸奖秦渊他会做人了,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们带了礼物。
这个时候外面走廊上传来了喧闹声,一个护士跑进办公室说:“沐医生,你快出来看看,好像是有人给你送礼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