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美食供應商 起點-第二百五十二章除卻巫山不是雲熱推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他是第17个。
直到严铭跟着前面的钟小小走了两步以后才算是意识到他可以马上进店用餐,转头看到隔着一个人后面等待着的人,脸上混合着焦急期待的神色,瞬间觉得圆满了。
“很符合我追求效率的风格,不愧是袁主厨的小店就是旺我。”
因为是巴边进去的,严铭进去以后就已经没有什么位置了,就剩下吧台那边的最后一个位置以及另外一边的一个四人桌剩下一个位置,看了看那边四人桌上坐着的三个气质迥然不同但是同样很吸引人的美女,他果断选择了吧台那边的最后座位。
“坐这里可以随便吃不用顾忌什么形象了。”
严铭虽是凭实力单身的,但在几个美女面前毫无形象地吃东西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不知道袁州做的到底有多好吃,要是一会吃起来狼吞虎咽没有形象吓着人就不好了。
也是严铭想多了,吃到袁州做的美食还能想起形象的事情,就是殷雅这个经常吃天天吃的人都做不到,何况其他人。
在小店这里吃饭就没有人注意形象,就算是一开始打定注意了,等到吃到美味的时候也会忘记,因为脑子里除了塞得下美味,再没有别的位置放其他的了。
“今天上新浙菜看来我是有福气了。”严铭心情不错。
没错,严铭是祖籍浙省的,不过他一直在京城发展,倒是很少回去那边,毕竟京城这边打拼得不错,买了房,买了车还将父母接了过来住,那边也没什么人了,已经是很久没有回去过了,不过留在年少记忆里的那些精致醇美的菜肴倒是不会褪色的。
更何况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烧浙省的家乡菜吃,也算是很熟悉了,自然现在在小店这里能够吃到熟悉的口味也是不错的,本来他还在犹豫是要点川菜还是要点跟浙菜比较像的苏菜或者沪菜呢,现在倒是不用纠结了。
“今天是上新浙菜吗?”
等到苏若燕点菜过来的时候,严铭先是出声询问确定一下,至于为什么不自己翻菜单,他是绝对不承认,自己翻了半天,看到的全部都是好吃的,恨不得各个都点,就是没有看到浙菜。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美食供應商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除卻巫山不是雲分享
“是的客人,请看都在这里,请问需要点些什么?”
苏若燕直接上前一步将严铭身前翻开的菜单翻到浙菜的位置以后再退后等着他做决定。
严铭低头看去,一入眼就是十分熟悉的菜色什么西湖牛肉羹,西湖醋鱼,五彩鳝丝等等,很多都是耳熟能详的浙菜。
这个熟悉是针对于严铭自己来说的,不是浙省人说实话分不清将江浙菜系之间的区别,一道菜能够说出是江浙那边的菜已经是不错了,其他的估计难。
“来一个龙井虾仁,一个西湖莼菜汤,一个东坡肉,一个干炸响铃就要这些就好。”
严铭本来是想要都点茶叶做的菜的,实在是之前在袁州这里喝的茶水太让他惊艳了,一直念念不忘,但是看到那些熟悉的菜,总感觉不吃就对不起自己的胃一样,只能艰难做出选择,一样来点,可惜没有一个异次元胃,不然可以都来一遍。
心里有些遗憾,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想吃的很多,只能忍痛去掉米饭,多加一个菜,这已经是胃的最大容量了。
“好的,客人请稍等。”
苏若燕记完菜单就告辞离开,将菜单递给袁州以后,就去给剩下的食客点菜。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大文豪苏东坡在江南的不少地方都留下了流传千古的诗句,即使离开江南以后也是对这个触发他诸多灵感的地方念念不忘。
后人根据他的潋滟词句创造出了龙井虾仁这道菜吃的不仅是河珍,明前的珍品,也是一份诗意盎然。
清冽的茶香与虾仁的鲜香结合在一起,仿佛青山绿水之间的那份禅意隽永,让人似乎可以遥感当年文豪的那份狂放细腻的情怀。
严铭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清新的茶香全部吸进体内,涤荡肺里的浊气,感觉整个人都飘然了起来。
第一道菜龙井虾仁一上来还没有吃进嘴里呢,就已经让严铭浮想联翩了,不说香味就是这漂亮的色泽都让人十足赏心悦目。
色如白玉翡翠,透出诱人的清香,虾仁卷曲洁白,茶叶舒展碧绿,浓厚清美的茶香既让人沉醉又让人精神很是清醒。
严铭精神很是振奋,抄起筷子就夹了一只虾仁送进嘴里,鲜嫩爽滑,属于龙井的清香气息已经浸润了整个虾仁,略带点点独特茶叶涩味的汁液与香甜嫩滑的虾肉结合在一起,仿佛是一片落叶飘落在澄澈的溪水中一样,随波流动,自由自在,带着山野自由奔放的气息,让人觉得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虾肉鲜嫩,茶叶清香自然,搭配得实在是太好了,原来不是茶叶多点,或者少点,亦或者是虾仁多点少点的原因,而应该是恰到好处才行,真是名不虚传。”
严铭虽然才吃了一个虾仁,但是他似乎已经可以理解为什么他的那些朋友聚餐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将吃过袁州做的同样的菜品跟其他大厨的进行比较了。
不是刻意的,而是不自觉的就会在心里比较,吃过袁州做的菜,真的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
袁州做的菜跟其他人做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舌头已经见识过最美的风景,自然就看不上比较美的了,这大概就是跟人们提倡富养女的理论相似?
不只是虾仁清甜鲜美,就是里面的茶叶也是清香袭人,微微的苦涩恰好刺激了味蕾,让身体的细胞活跃起来,已经准备好接受更多的洗礼了。
一盘子虾仁绝对不少,粗粗数数都有十几只,而且每一只都有食指粗细,但是严铭吃下去真的是觉得连朵浪花都没有掀起来,胃里毫无波澜。
严铭面无表情:“袁主厨这里真的是什么都好,就是份量少这点一点也不好。”
坚决不承认自己吃太多了,而是觉得肯定是袁州的份量少,不然一盘菜吃下去连点反应都没有,不是他胃的问题,肯定就是菜份量的问题了。
不过没有过多时间留给严铭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下一道菜上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