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李珂有關的人展示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索拉卡的脑袋里现在满是问号,就算她的说法有着奇怪的地方,但怎么都不应该偏到这个地步吧?
李珂也反应了过来,他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他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脑子就抽了一下,说出了这一番话出来。
“抱歉,最近身体出了点问题,有时候的确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此我很抱歉。”
出于对索拉卡的尊重,李珂连忙对索拉卡进行道歉。索拉卡却因此而更加的愧疚了,在她看来正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会让李珂出现这样的问题。
如果不是自己的问题的话,李珂是不会出现这个问题的!
爱不释手的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李珂有關的人閲讀
一直都是以纯粹的善意对待他人,并且用善意思考别人的作为。只在其他人想要伤害自己,又或者伤害无辜和弱小的时候,才会使用天界力量的索拉卡,一如既往地将责任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如果是身体上的问题的话,我是可以帮忙看一下的,星光的力量会祝福你,让你的身体恢复如初的……嗯,至少可以减少一些发病的症状。”
索拉卡一开始信心满满,但是紧跟着就想起这并非是一般的疾病,而是铸星龙王的祝福,虽说大家都是神明,但是要说她能够驱散龙王的祝福。
这个,真的做不到。
李珂这边则是尴尬,他知道这是个毛病,不过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也不觉得索拉卡能够帮到自己什么。
毕竟是灵魂上的问题,涉及到了自己最本质的东西,不是李珂看不起索拉卡的力量,而是索拉卡对他来说,是无害的。
无害到如果不刻意的去感知,那么他都感觉不到索拉卡的地步。而索拉卡在他的感觉当中,还没五枚符文在手的瑞兹强呢。
所以他不觉得索拉卡的力量能够治愈自己的问题,他的问题更像是仙侠小说当中出现的心性修为不够出现的问题。
“不了,索拉卡,感谢你的善意,但还有很多人需要你的帮助呢,我的问题我自己能够处理就不麻烦你了。”
李珂很是认真的对索拉卡感谢地,而且恕瑞玛那些平民也的确需要索拉卡的帮助,在只有索拉卡能够治愈这些被虚空感染的患者的情况下,她其实应该留在虚空在这个世界力量最多的一个地方。
但我快处理不了了啊!
索拉卡知道李珂的好意,但她已经要被时不时传来的奇异感觉逼疯了。如果是正常的,普通人类的感觉和欲望的话,她的定力完全可以无视,但问题是这不一样,是凡性的感觉!
两者的区别就是物理伤害和真实伤害。她感受到的并不是单纯的欲望和感觉,还有着情感交融的时候的感觉!
这些通通被龙王的力量强化过,然后在他的身上作用,让她处于共感者的状态。
这就相当于她虽然是个6000血的奶妈,但是她只有一百血的adc就算被打掉了一点血,只掉了1%的总生命值。但是和这个adc绑定在一起的她,也会掉1%的血,也就是60点血,并且还会受到相同的增益和负面状态。
这她怎么可能顶得住啊!
凡人到了情感的顶峰,她也会到情感的顶峰,凡人脱力她也会脱力,凡人接近晕厥她也会接近晕厥。还好她之前已经把受伤的人全都治好了,只剩下了谈心的工作,不然很当误她拯救那些受苦的孩子们啊!
“其实不止如此,我想要看看其他地方的情况,这次下山我听说了很多你的城市的故事,所以我想要去看看他们的事情,聆听,并且安抚他们的伤痛。至于恕瑞玛的人们,除了一个人我没有治愈以外,其他的人都已经被我治好了。”
索拉卡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真心的,她也看到了李珂掀起的天灾,当然知道会有很多人因此而惶恐,并不像恕瑞玛的人们一样,只会欢呼雨水的到来。
所以,她想要去安抚那些因为李珂掀起的天灾而惴惴不安,并且内心出现损伤的凡人。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ptt-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李珂有關的人讀書
这并不是出自对李珂的愧疚,又或者是别的东西,而是她发自内心的想法。
而说到那个没有被她治愈的人,她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而且说起来,这个人和你也有关系……”
……………………………
卡萨丁已经三天没有吃人类的食物了,喝一滴水了。他最后吃的人类的食物也只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饼而已。
可他的肚子依然没有任何饥饿的感觉,并且还体力充沛,精神焕发,困倦和疲惫也丝毫不存在。
而且他依然能够不断的活动进行各种各样激烈的活动,不断的翻阅嶙峋的岩石,钻进那些狭小而又幽深的隧道。
动作迅捷,并且思路清晰。
而是什么让他一个凡人能够做到如此的地步呢?
很简单。
仇恨。
蹲在一块石头上,卡萨丁用自己的眼睛看着那片沙土上几乎看不到的脚印,捻起了一撮沙土放到了鼻间。
“这里有他的味道,而且刚刚离开不久。”
站了起来,卡萨丁看着这个成百上千年都没人来过的山洞,抽出了做过哑光处理的钢刀,和一个尖锐的虫子的节肢,打算继续追踪下去,找到那个该死的家伙。
只是他刚刚往前踏出一步,他就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无数双闪耀着紫色光芒的眼睛也就此睁开。
优美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 愛下-第二百四十八章 和李珂有關的人鑒賞
他清楚的知道这些紫色眼睛的主人是如何可怕的恶兽,因为他之前就是在这些恶兽的口中救回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不,不能够说完全的救回来,如果没有那位大人的话,自己当初的想法只是尽量死在一起。
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卡萨丁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只有一丁点武艺的向导了,而是一个复仇的化身,一个为了自己家庭而战的战士了。
区区几只虚空兽,还杀不了他。
只是就在他准备在虚空兽攻击的一瞬间反击的时候,自己妻子和女儿被那只虚空怪物吞噬的场景就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忍不住的怒吼了出来。
但他立马意识到这是虚空的幻境,让他产生了无边的怒气,而他的愤怒也让他在这一瞬间挣脱了那个幻像,看到了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洞穴的顶端,正漂浮在那里的一个紫色人影。
看到卡萨丁挣脱了幻像,这个人就发出了一个没有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
“我很好奇,真的是正义驱使着你吗?冒险者。”
卡萨丁没有回答的意思,他死死的看着这个人影,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玛!尔!扎!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