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樓乙 txt-第三千兩百八十六章 降服時遷推薦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一时间整个山谷之中除了那声声拍击的丹炉韵律之外,再无其他别的声音,楼乙此刻并不知道这些,他全身心都投入进了最后成丹之中。
丹炉震荡将贴在内壁上的‘壳’打碎,并在其精神力的不断把控与神农散手的拍击之下粉碎开来,粉碎后的它们与被精神力搅动的熔液开始接触,并在楼乙精神力微妙的操控下,包裹在其外围。
此刻楼乙的精神力宛若穿针引线一般,无比精妙的摆弄着丹炉中的所有一切,从丹炉之中此刻的气息,到丹炉之中所有的熔液含量,全部都被其像提线木偶一般摆弄着。
之前没有做到的提纯,也趁着这个时候补上了,丹炉内的每一次拍击,就会将其中的杂质震发出来,而后经由上下两层的净莲之炎焚烧后从丹炉的排气孔中排出。
不过这个过程相当缓慢,毕竟如今溶液已经冷却,大部分的杂质都已经在之前的炼制过程之中被消耗掉了,然而楼乙对于炼丹有着自己执拗的坚持,当然这也是源于师尊端木青对其的严苛教导。
有一个负责任的师尊,是一件痛苦又幸福的事情,许多得过且过的错误,都被一一挑拣出来,经过无数次的锤炼消化吸收,楼乙就是在一次次的被鞭策之中慢慢成长起来的。
他能有如今的成就,并不是偶然或是随随便便成功的,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有着他千次万次的不懈尝试跟努力,这些才是促使他能够如此自信炼制丹药的基础。
声声炉音振聋发聩,也震荡着楼乙的身躯与精神,与他的意念产生共鸣,使他的记忆更为炉火纯青,可以说这是天时地利与人和的完美结合,是灵魂与肉体共同的鸣响。
丹炉之中原本已经冷却的熔液,此刻仿佛再度活了过来,随着这炉音的奏鸣而缓缓流动起来,楼乙的手抽丝剥茧,将它们全部分隔开来,不多时一粒粒龙眼大小的丹丸,便缓缓地向下落去,下方的七彩神炎旋转灼烧,将它们还不算成型的胚胎,彻底烧灼完成。
当它们一粒粒落入下方的玉盘之中时,就如同那完美的瓷器一般晶莹玉润,一丝丝的青色雷纹不时在这丹丸的表面浮现,只是这丹丸之上的雷纹有多有少,也有的丹丸之上并无雷纹。
当最后一粒丹丸滚落进了玉盘之后,楼乙终于停下了拍击的动作,一气呵成收手开炉,开炉的一瞬间,丹炉的嘴发出阵阵龙鸣之声,耀眼的七彩霞光自炉口冲天而起,伴随着的还有隐隐约约的雷霆鸣动。
丹鼎开,玉盘缓缓上升,落到了楼乙的面前,他打眼一扫不多不少整整六十枚,只不过因为第一次炼制此丹,三纹雷丹只有五枚,两纹雷丹八枚枚,一纹雷丹十四枚,剩余的皆是没有丹纹的雷丹。
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第一次炼制此物便能成功六十枚,这已经是破天荒的喜事了,他取出三个瓷瓶,将丹药依次装入瓶中,可就在这时一道微光突然一闪,楼乙只感觉四周空间微微一颤。
不用想又是那盗圣时迁来了,你还别说这家伙还真是不死心,恐怕自己炼丹的整个过程,他都看了个清楚明白,定然是知道他炼制的东西并非凡物,所以上手来抢夺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楼乙布置在丹炉四周的真文符印并未因为雷霆的消失而撤去,实际上他这么做就是为了防着有突发的事情发生。
赶巧不巧的是,这时迁正好就给撞上了,时迁原本以为自己出手,一切都是十拿九稳的,没成想他的时间之域刚刚开启,便突然感受到了一股空间的扭曲之力,随后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无法操控的力量,将他甩了个天旋地转。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落入到了什么器物之中,此刻这器物之内正有一双金红色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他,而他所处的空间内还残留着奇异的药香。
这足以让他联想到此刻他所身处的究竟是何地了,而更令其毛骨悚然的是,此刻丹炉之中,突然凭空冒出无数七彩的火焰,这火焰不断喷涌,向其逼向了下方。
而此刻他的下方正有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可怕火焰海洋,他顿时感觉浑身就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那身破旧衣衫,此刻都已经开始冒烟了。
“小贼!赶紧放爷爷我出去!!!”时迁站在丹炉之中,冲着丹炉外面的楼乙吼道。
但楼乙非但没有理他,反而让烛炎丹炉加大火力,但是却不能直接伤到对方,结果这时迁浑身上下的衣服很快便被烧了个精光,他将衣衫里面装着宝贝的那些储物袋子跟戒指,拼命的护在胸前,蜷缩着身躯玩命的保护着,可是这样也没用,再过不久恐怕自己也要被烤熟了。
时迁知道这个小子不打算下杀手,否则以他之前炼丹的那个魄力,恐怕现在自己早就被这小子炼成人丹了,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开口央求道,“小贼爷知道错了,爷给你,不是!爷给您赔个不是行不行?”
楼乙嘴角微微上扬,摸了摸下巴说道,“那可不行,你之前接二连三的给我这捣乱,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过去了,这说不过去吧?”
时迁心里咯噔一声,知道是遇到难缠的了,他假装哭丧着脸说道,“你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了,除了会偷东西之外,也没啥别的本事了,你这年少有为,又不缺金少银的,也用不上咱啊!”
楼乙嘴角笑意更浓,开口说道,“非也!非也~!您在我这还真的有大用处,想要出来也行,答应我三个要求,我就放你出来!”
“三个?那你还是烧死我算了!”时迁怏怏不快的说道。
楼乙又笑了笑,冲着丹炉说道,“当真要烧?”
“烧!不少你是龟儿子!”时迁激动的说道。
楼乙摸了摸下巴,然后又说道,“要不然这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放你出来如何?”
时迁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用脑袋蹭了蹭已经被烤出了人油的胳膊,闻着自己身上的肉香味,开口数道,“你先说说什么条件!”
“暂时加入篆玉道宫,参加这次的群英荟萃!”楼乙开口说道。
“不成!不成!我都一把年纪了,可经不起这等折腾,万一一个不小心,这把老骨头可就交代在上面了!”时迁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严词拒绝道。
楼乙耸了耸肩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送您老一程吧!”
说罢他让烛炎丹炉的炉灵加大了火焰,这一次火焰升腾的厉害,再加上烛炎丹炉自身的炉火,使得丹炉内的时迁整个都冒起了白烟,那头发眉毛什么的此刻竟然都跟着烧了起来。
“哎哟哟~要死了!要死咯~!!”时迁被烤得直叫唤。
“快说,答应还是不答应!”楼乙连忙催促道。
“不!有本事你烧死爷爷~!!”时迁冲着外面大吼道。
楼乙一见如此,知道再硬逼恐怕也没什么效果,于是干脆换了一个方式,让烛炎丹炉将炉火撤掉,同时将巴仙神酿以及自己炼制的丹药送了一份进去。
时迁原本以为自己就要在这里归西了,岂料外面那小贼突然改了套路,非但撤去了火焰,更送进来了一坛酒跟几个瓷瓶瓶。
“干嘛?硬的不行又想来软的?爷还就告诉你了,你这套对我……”时迁便说便将酒坛的封子启开,话还没说完便被一股浓烈的酒香给震住了,他喉咙不争气的耸动了一下,鼻子狠狠的抽了抽,自言自语道,“这特娘的啥玩意儿,香气竟然如此浓郁!”
他双手将酒坛举起,正好刚才被烤得嗓子都要冒烟了,这下正好用此酒好好的润润喉咙,反正打死也不能答应他就是了。
可是当酒液入喉的一瞬间,时迁的表情便彻底的变了,他又看向了对方送进来的丹瓶,打开之后挨个闻了闻,表情突然变得安静起来,过了半晌开口说道,“你小子倒是个有眼力的,罢了!我感应你就是了!”
楼乙闻听此言,笑容再度绽放开来,时迁是所以答应了,那是因为楼乙看出了他身上的缺陷跟不足,而他送进去的那些东西,不管是酒还是丹药,都是能够弥补他这个缺陷的东西。
时迁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些,所以只能答应下来,楼乙也算是提前收下了一员大将,这个事要是让宋江知道了,恐怕惊得下巴都得掉下来不成。
楼乙将时迁从丹炉之中放了出来,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气得时迁立刻跳脚骂娘,原来此时的时迁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浑身烧得跟熟了壳的螃蟹一样,浑身还不时的冒着白烟,头发以及眉毛胡须全部被烧没了,活脱脱像是个脱了皮的虎皮鸡蛋。
时迁随后便离开了,但在离开之前告诉楼乙,他会自己个去篆玉道宫的,同时也告诉楼乙,若是答应他的条件做不到,那个整个篆玉道宫以后就别想安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