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enm精品都市言情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愛下-第二百二十章 凌天vs臨木玄-m85ky

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
小說推薦我奪舍了魔道祖師爺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但,后退归后退。
凌天还是完全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他赶忙凝聚灵力对准临木玄所在的位置,一道灵力猛轰了过去。
咚!
灵力很强,当场就把那挡在眼前的沙浪击穿了一个大洞。不过,也仅此而已。
就在这个大洞出现不到半秒钟,沙浪又快速的凝聚了起来。
此刻,凌天和临木玄透过这个大洞相互对视了一眼。仅仅这一眼,凌天当场就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妙。
他的四周,偌大的范围,不,应该说整片空地之上都在不断的形成一种阻断的感觉。
“要来了!”凌天心底暗暗叫到。
他知道一旦临木玄启动这阵法后,绝对领域的能力也就会在这一刻被强行阻断,他的力量完全不能够运用到临木玄的身上。
“退!”
凌天此刻内心的想法很真切。他完全下意识的朝着空地的范围外飞去。
不过,这一次,这空地的阵法真的让凌天没有想到。
它竟然完全升级了!
那种阻隔的效果简直是之前阵法的五倍以上。
每一道无形的阻隔之墙密度极为频繁,虽说看不见,但凌天完全能够感受得到。
咚!
就在此刻,凌天就是想走也没有退路了。因为整片沙浪猛然朝着凌天包围过来。
如同一个铁桶一样,完全把凌天包裹了起来。而且一直在旋转起来。
凌天虽然当场就不断的攻击,但所有的力量就像打到了软绵绵的海绵上。压根不痛不痒。
“可恶!”
凌天全身上下再次爆散出强劲的力量,伴随着一股猛烈的气浪,一瞬间便朝着四周冲击而去。
轰隆一声,包裹着凌天的沙浪之墙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全部细沙飞溅而出。
一粒粒的细沙就像是子弹一样,朝着四周猛射而去。
阵阵破空之音传来,临木玄也是一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凌天竟然在这个阵法之下还能有如此大的力量,竟然连沙浪都完全震爆了。
临木玄赶紧抬手,就在那些细沙完全冲撞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完全让这些细沙完全停了一来。
一粒粒停在虚空中,就像是万千点缀着星空的星星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亮黄的光。
与此同时,凌天的身影也在此刻朝着临木玄迅速飞了过去。
凌天一声低喝,凝聚着大量灵力的右拳对准临木玄的脑袋就是一拳砸去。
“聚!”
临木玄见状,右手顿时握紧,那些停留在虚空中的细沙,快速的凝聚起来。
就在凌天的右拳砸下去的瞬间,这股沙浪完全汇聚成了一道圆形沙盾。
咚!
拳头落下,沙盾挡道。
凌天的这股力量完全被沙盾吸收。而且沙盾竟然毫无损伤,还因为吸收了凌天的力量而不断闪烁着金灿灿的亮光,就像金子一般。
凌天完全没有想到这沙盾吸收力量的程度会这么高。仅仅一瞬间所有的力量就这么消失了。
“变!”
此刻,沙盾瞬间随着临木玄的声音化作一把长枪。
他紧握手中,对着凌天的心脏就是一枪猛戳过来。
阴差 小富即安
凌天见状,手疾眼快,一个转身躲避开去。旋即双手合十后快速朝着两边一拉。
一把灵力之刃赫然出现。
砰!
长枪一缩一刺,走位刁钻,凌厉无比。
凌天手中的灵力之刃瞧准时机果断劈去。两者当场碰撞到一块,随即紧密的砰砰声不断传来。
临木玄的长枪如龙,行走迅疾如电,招招都是朝着凌天的死穴猛扎过去。
但凌天的灵力之刃也完全不输于临木玄的长枪。
在一退一进之间,来去自如,杀机四伏,每一招都极为精准且恰到好处。让得临木玄压根找不到半点的破绽可以下手。
而那些原本需要按照时间赶来空地进行支援的高手们,现在,完全躲在了距离空地百丈的地方观望着。
“这,这简直无法靠近啊!怎么办啊?”
“怎么办?你是不是傻?无法靠近不是更好吗?你难道想去送死?”
“就是。最好这一战能够把少主给灭了。”
闻言,在场的种人都直愣愣的看着说出这话的那人。
毕竟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大家顶多是在心里想想罢了。至于说出口,光明正大的说出口,还真的没有人敢这么做啊!
此刻,大家都看着眼前这人,只见他身材异常魁梧,面相凶狠至极。
一眼看去就知道此人绝不是什么善类。
而且再加上他说话的语气的声音更是把他暴躁的性格展露无疑。
“这人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过他啊!”
“我也是。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此刻,众人对眼前这人的样貌是疑惑不已。
毕竟在临木玄身边做事的,每一个人之间都或多或少见过面,甚至是交流过。
但眼前这人,他们真的是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属于什么分部?什么分堂的?
“看什么看,不是吗?话说我们受的苦还不够吗?难道还要受这家伙的压迫和毒打吗?”
仇正合再度开口,声音洪亮至极,真有种如雷贯耳的感觉。
“不是,你到底是谁啊?我们都不认识你啊!”
“什么?不认识我?你们这群人瞎眼了吗?”仇正合顿时极为生气的瞪着他们。
“你们这群吃干饭的,老子跟着少主打天下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老子陪伴在少主身边,给他挡刀挡枪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今日,你们这群白眼狼,得到了安宁日子,获得了荣华富贵,就把老子给忘了?你们说,老子留你们何用?”
闻言,众人是一头雾水。特别是比较年轻的那些人,一个个简直就是云里雾里的。
仙门 四不相
不过,这群人当中还是有一些比较老资格的存在。
他们听完仇正合的这番话,当场就愣在了原地。一个个不自觉的身子发颤。
“你,你难道是少主心腹,言多勤,言老吗?”
“哼!”仇正合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也没有正面回答。
毕竟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言多勤。
云 芨
但在场的人一听这个名字,当场就怵了。一个个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就像是那些武林中人看到了魔道祖师爷凌天一样。
“言老,我们,我们实在不知道是言老前辈,多有冒犯请言老恕罪啊!”
“是啊!言老啊,你知道你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等人虽说在少主身边做事,但也从未见过言老样貌。所以……”
“所以,请言老恕罪!我们全部都听言老您的安排!”
此刻,一个个当场跪地求饶。
仇正合微微侧脸,用着眼角余光一看。
我的乖乖,这是咋回事啊?这群人怎么看见我就像我看见了师傅一样啊?
不管了,反正这感觉就很不错。
仇正合心里嘀咕着。神情却是趾高气扬的。他正了正身子,摆出一副冷傲的身姿来。一看,就知道这模样那敢情就是学凌天的。
“废话不多说,老子就问你们,你们难道还想要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做事吗?我是怕了,真怕了。”
闻言,跪在地上的众人是面面相觑。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一直忠心耿耿的言多勤,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但眼见为实啊!
眼前的言多勤就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所以他们每个人的心中也开始出现了极大的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