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i2p精华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五十二章 施蠱閲讀-xu2f0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瑾轩回到客栈,他开始计划着怎么再次要了墨宸宇的命,他决不能让墨宸宇活着回去,但他好奇的是,这么久了,墨宸宇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回天启,而是来到了这北奕与西域的边界?他脑子里一串疑问。
“四王爷,你为何一副意难平的样子?”瑾舟看着一言不发,表情愤怒的墨瑾轩问。
“我们今晚要去办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墨瑾轩语气带着杀气,“我就不信这次你还逃的过?”
瑾舟跟了墨瑾轩如此之久,他从来不敢多揣测墨瑾轩的心思,“属下方便知道是何事吗?”
“杀人,”墨瑾轩毫不掩饰。
“李文翰与秦风?如果是他们,就不麻烦王爷亲自动手了,我带几名死侍亲自去了结他们,”瑾舟胸有成竹的说。
墨瑾轩目露凶光,“他们不足为惧,掀不起风浪,本王要杀的是墨宸宇。”
瑾舟先是愣了一秒钟,然后再是吃惊,“十王爷他居然还没有死?”他感觉墨瑾轩有些过于心狠手辣了,虽然他知道墨瑾轩觊觎苏樱雪,但他不明白为何墨瑾轩非要把墨宸宇赶尽杀绝。
墨瑾轩回忆着自己的母妃被墨正风赐毒酒之前说过的话。
“轩儿,母妃遭遇此劫,是德蓉在你父皇面前说母妃与你皇叔私通,但母妃没有,母妃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替母妃报仇。”
墨瑾轩在那时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德蓉体验一下丧子之痛,报复墨正风赐死他的母妃,他要让德蓉跟墨正风伤心欲绝,“你先去摸清楚他的具体位置。”
“是,王爷。”
客栈里,苏樱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现在才明白,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难过到,没有情绪,没有语言,静静的就那样一直发呆,然后一眨眼,眼泪就不自觉流了下来。
李文翰与秦风敲了半天的门,也未见苏樱雪来开门,他们怕苏樱雪出事,两人不约而同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樱雪,你怎么了?”李文翰看着抱着膝盖蜷缩在床榻角落上的苏樱雪,满脸的担心。
苏樱雪此刻好像感觉不到身边的人和事,也听不见李文翰与她说话,她精神恍惚,眼神都开始忽明忽暗。
秦风看着苏樱雪不对劲的样子,便伸手摸了一下苏樱雪的额头。
李文翰看秦风表情瞬间变的沉重,他也顺手摸了一下苏樱雪的额头,“怎么会突然发烧?”他根本不知道苏樱雪是因为淋雨的原因,他连忙掏出怀里的解药噻进了苏樱雪的嘴里。
苏樱雪含着药丸,也不知道吞咽,下一秒便倒了下去。
“秦兄,快倒杯水来,”李文翰扶起晕倒的苏樱雪。
“你刚才给她吃的是解药吗?”
“嗯,但到底是不是真的解药,只有看樱雪的造化了,北沫雪那个女人诡计多端,很难保证这一次是真正的解药。”李文翰用手袖擦着苏樱雪额头的汗珠,然后又把苏樱雪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秦兄,你再去请个郎中过来。”
不一会儿,郎中就跟着秦风回来了,他之前为了引开墨瑾轩派去的人,故意四处溜达,早已把周边的环境摸的清清楚楚,所以请个郎中也很快。
“她怎么样了?”李文翰焦急的问着郎中。
郎中把完脉,然后开口说:“她感染了很严重的风寒,再加上此姑娘郁结成疾,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痊愈。”
“那请郎中一定要开最好的药方。”
“那是自然,我一定帮姑娘开最贵的药,”郎中说完,就开始写药方。
李文翰此时忘记了,他的钱袋之前被小乞丐偷去了,现在身无分文,但苏樱雪现在急需治病,为了不耽误苏樱雪的病情,他只能想到墨宸宇了。“还劳烦老伯在此多等候一下,我去去就回,”他对着秦风的耳朵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出门了。
将军,请下榻 花三朵
墨宸宇现在总是喜欢站在窗户前,他俯视着街上的行人,期望能从人群中看到他期盼的身影。
李文翰正准备冲进阁楼,他一抬头恰好看到站在了窗户前的墨宸宇,他站在街上对着墨宸宇比划了两下。
墨宸宇也未明白李文翰的意思,只能下楼看看李文翰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他刚出大门,李文翰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
“天启兄,有没有银子,先借我,我有急用。”
墨宸宇二话没说,从怀里掏出一袋银子就递给了李文翰,他知道李文翰如若没有重要的事,定不会向他开口,他担心是苏樱雪出了事,便开口问,“是她出了什么事吗?”
李文翰点了点头,“没什么大事,就是感染了风寒,急需抓药,我身上的银子又被偷了,我先走了。”李文翰回答完墨宸宇的问题,便急匆匆的往回赶。
墨宸宇听说苏樱雪生病了,内心开始焦急起来,他在原地愣了片刻,路过的行人纷纷好奇的看着他,他此时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奈,因为他连一个去看苏樱雪的资格都没有,他也只能干着急。
不知不觉,夜已经三更,苏樱雪房间的烛火依旧未灭,照的人一阵炫目,李文翰与秦风寸步未离苏樱雪的身边。
墨宸宇也没有休息,只是房间的烛火已经熄灭,他呆呆的坐在窗户前饮酒,不知不觉,他就醉倒了,只有喝醉了,他才不会如此忧愁。
北沫雪确定墨宸宇已经睡了,她要趁墨宸宇熟睡之际,给墨宸宇施蛊,因为只有在睡梦中,她才能给墨宸宇催眠,让墨宸宇只记住她一个人的名字,她悄悄的推开了房门,看到醉倒在窗户边上的墨宸宇,她先是把墨宸宇扶到了床榻上躺好,然后就准备施蛊,她拿出铃铛在墨宸宇的耳边晃着。
墨宸宇睡梦中先是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声,然后又听见有人在呼唤他,问他最爱的人是谁,紧接着,他又听见一串奇怪的的话语,然后说话的人要告诉他,他心中最爱的人是谁的时候,突然声音终止了,此刻的他只感觉头痛欲裂。
“你们是谁?”北沫雪在施蛊的途中被两个潜入房间的黑衣人打断了。
蒙着面的墨瑾轩与瑾舟没有回答北沫雪的问题,拔剑就向床榻上的墨宸宇刺去。
北沫雪见状,抬腿踢开了墨瑾轩与瑾舟的剑,她看她一个人难敌四手,“来人啊,”她想着墨宸宇的命要紧,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纠缠着墨瑾轩与瑾舟,尽力保护着墨宸宇。
没过几秒,几个侍卫就冲进了房间。
墨宸宇听到耳边嘈杂的打斗声,头痛的快要炸开了,以前所有的人和事在他的脑海中快速闪过,尤其是他和苏樱雪的点点滴滴,全部都涌现在了他的脑海,包括他伤害苏樱雪的所有瞬间,他只感觉心脏快要痛的喘不过来气了,经过一番记忆的长河,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墨瑾轩和瑾舟见墨宸宇醒来了,而且他们两个人也不敌这么多人,只能跳下窗户就此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