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k7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笔趣-第1619章 什麼樣的玩笑是開玩笑讀書-zzkiz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真的不是重生
“……咱们关外这边的东西也不少好吧?你没吃过板鸭?盐水鸭,烤鸭,不都有吗?烧饼锅贴,小笼包,哪样你没吃过还是我没吃过?”
“口味上是经过变化的,和这边本地的差别不算小,等下你尝尝就知道了。”
整个街区是完全复原了老年间的风貌,而且是尽量的从细节上还原,街市门寮,招牌旗挂,路面墙面。
抬眼看去就是一派古色沧桑。
早餐铺子,茶铺子,汤铺子,茶馆,茶楼,各色点心杂卖,糖果,当然也少不了各种鸭子。
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在空气中漾起一层薄薄的雾气,青砖黑瓦白墙间更显古意盎然。
这里不禁止摆摊,只要不会影响行人注意保持卫生就好,虽然感觉有点点乱,但也更有生活气息,有了人间味儿。
不管是商人还是行人,对下雨这事儿早已司空见惯,不慌不忙的支起雨蓬撑起雨伞套上雨衣,怕水的东西都遮盖的妥妥当当。
能明显看得出来在这里逛街的人,不管老人年轻人都是比较悠闲的,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不知道是这里的氛围感染了人,还是这些人造成了这里的氛围。
“怎么这么多茶馆?”孙红叶感觉有些奇怪。
“这边本来就是比较喜欢喝茶的地方,而且这个喝茶的含义和咱们关外也完全不一样,更贴近岭南红空那边的饮茶文化。
从历史上来讲,江宁也是属于百越文化的地区,从这里么岭南属于一个文化带。”
孙红叶想了想:“喝茶就是吃饭对吧?早茶午茶,我记着红空人就是这么说的,小李先生就习惯这么说。”
“差不多吧。也不只是吃饭,闲谈,吃点点心零食,三五好友聊聊天打打牌,或者听戏听评弹,这都属于百越茶饮文化。
这些茶馆都不一样,有的是卖茶叶茶具的地方,有些是纯喝茶的,有些可以玩牌,有些是听书听戏,有些就是本土餐厅。”
孙红叶瘪了瘪嘴:“好复杂,咱们还是好好吃饭吧,这种一想就麻烦……而且也听不懂。是不是就是梅花巾里那一种?”
“对,你还看过梅花巾?”
“啊,咱们这么大的一般都看过吧?那时候哪有选择?”
“嗯,我也看过。从看过这部电影以后我就特怕戏装,总感觉阴森森的。”
“梅花巾里没什么戏装吧?到是挺苦的,我和我妈哭的稀里哗啦。”
“不知道,反正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害怕的,反正所有的戏装在我眼里都是恐怖片儿,戏装戏服就是恐怖道具。”
孙红叶转了转眼珠,张彦明扫了她一眼:“我说的是认真的啊,不是开玩笑,别想着弄什么来吓我,我是真的怕,很容易出事儿。”
“会怎么样?大喊大叫?尿裤子?会晕过去送医院?”
“你说的这些都是女人的反应吧?我是女人啊?毛病。”
“别凶我。你会怎么样?”
“小时候走夜路,遇到害怕的东西,影子什么的我就拿块石头砸过去,或者找个棍子冲过去一阵乱打。
如果是现在……冲上去打是肯定的,我怀疑自己会给他一枪。那会儿估计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我认真的告诉你,别弄那些危险的玩笑。
而且吓唬人这种事儿我从来不认为是开玩笑,我认为这种人必须远离不能结交。
食 屍 鬼
如果有人利用我的弱点吓唬我说是开玩笑,我会用我的一切手段反击回去,绝不留情,直到我和他有一方死掉为止。”
“干嘛这么极端?不太像你了。”
“这不是极端。是人都会有一些特别害怕的东西,恐惧的滋味不知道你试没试过,那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
如果是朋友,应该避免你面对恐惧,帮助你面对或者安抚你,而不是拿这个来找乐子。
春秋 外傳
只能说明他根本就不在乎你,也从来没拿你当过朋友,你的伤心恐惧都只不过是他的乐子罢了,这种人为什么不弄死他?”
“开个玩笑至于这么严重?”
“开玩笑也得有度啊,我开不起玩笑吗?但是拿人格,名誉,隐私这些东西来开玩笑,那还是玩笑吗?
而且我和你讲,特别喜欢用这些事情来和人开玩笑的人,其实他本身最开不起这种玩笑,你同样搞回去他就会翻脸。
因为在他心里,他在你面前一定就是高高在上的,你就是个玩意儿,他可以随意,但是你同样做就是过份。”
“那害怕这事儿属于哪个?”
“隐私啊。这种事儿除了你我会告计别人吗?”
“哦,好吧,可怜的孩子,我就不买戏服了。”
“孙,红,叶。”
“嘿嘿,快走快走,我闻着香味儿了。”
孙红叶拉着张彦明直奔一个看着热气腾腾的铺子,是小笼包出锅了。
小笼包这东西是中原食品,后来随着人口迁移来到了江宁,再由江宁向南一路传到了申城一带,成为当地的著名小吃。
所以要吃小笼包灌汤包面条烙饼这些面类食物,一定不能错过中原,基本上都是从那边传出来的。
就像全国的白酒豆腐制品往上数都来自三晋。当年的大槐树往全国各地迁了几百万人,自然也带去了各种饮食和技术,习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没有办法,陕豫晋原来是国家的中心地区啊,整个中华文明的中心带,发祥地。
“你还能吃得下吗?”张彦明看了看包子,晶莹剔透,一看就有食欲。
“我尝尝,吃不下给你。少买点。老板怎么卖?”
在自己家街区上,吃的都可以放心买,这边的各种要求和规定相当严格,不能服从的就走人,不伺候。
“这边的小吃什么的还是有一些的,你要是都想尝尝有点麻烦。我这容量也有限啊。”
“还有他们呢。”孙红叶指了指六个安保员。这些都是大肚汉,忒能吃。
“老板娘,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吃太饱,您心里最好有点数啊。”
“那就给你们拎着拿回去,家里不是还有那么些人呢。”
孙红叶来了劲头,张彦明也就不吱声了,随着她买。
都是些吃的也谈不上浪费,难得的出来逛逛,也难得她这么有兴趣的事儿。
“这个有点甜。”
“这个好吃,味道一级棒。”
“硬了,味道还可以。”
“这个这个这个,你尝尝,好吃。这个要买点拿回去。”
“哦,这个我来不了,这个味儿……形容不出来。”
“太甜了,头一口还好。给你吧。”
“哇,这个好漂亮,舍不得咬啊。”
……
“都怪你。”孙红叶全身都挂在张彦明身上埋怨。
“我怎么了?”
“也不拦着我,撑了,好难受。”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