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ln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上邪亂笔趣-第九十三章 成功營救相伴-8r2pn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上邪乱
“你爱她?呵呵,武烈,你从来更在乎的都是权力。“
知父莫若子,符半笙是第一次和他正面交锋,三言两语就断定他的一生所求。
是割舍不了的血脉,还是骨子的敏锐嗅觉,符半笙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这样的信念很坚定。
”可朕打下的这片天下,需要一个继承人。你愿意吗?“武烈毫不掩饰对他的期许,只是符半笙眼中的漠然深深地粉碎了无数美梦。
”这继承人,陛下留给自己的儿子吧。“符半笙对皇位不感兴趣,闲散淡泊的人生早已抹去了心中的仇恨。如今,收到南歌的千里密函,更加只是一心要带回赵玄祯。
既然岑乐瑾才是他崇拜的那个人的骨血,符半笙下定决心不会让她再有性命之忧。
”你走不出云京城的,朕虽忌惮他手里的那支部队,自己麾下的将士也能匹敌七成之力。“武烈信心满满地看着符半笙说道,好不容易送上门的亲儿子,他可没道理放虎归山。
”你若调查过我,便会知道我的轻功也非一般人能拦得住的。“有其父必有其子,符半笙的自信毫不逊于武烈。
”那是自然——所以,朕不辞万里请了你师傅来云京小憩数月。“武烈没再兜圈子,对外头一吹口哨,三五个拿刀侍卫绑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走了进来。
“师傅!”符半笙大惊,印象中常几道的武功是江湖上为数不多的绝世高手,竟然被武烈这般俘虏了。
衣衫褴褛,破鞋破袜,邋遢凌乱,哪里还有一点长天门门主的样子。
“符公子考虑得怎么样了?”武烈不喜欢被吩咐,是自己骨肉也不行。
“我要见沁寕。”符半笙想起自己曾有恩于她,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可不是单单放过岑乐瑾就算了的。
再说,他们是实打实的亲兄妹,早日相认也不是件坏事儿。
“不可以。”对武烈拒绝这个要求,符半笙是没想到的。
不对阿,这和云京城里头说书的完全不一样。
符半笙略一沉思,低头道,那我答应便如何?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符半笙还是明白的,面对皇权在握的武烈,耍再多心眼也都是徒劳。
没准,武烈也和邱一色一样,拿着他所在乎的人威胁自己。
“好处有三。”武烈眯着眼睛笑道。
和武烈一样,常几道也是颇感意外——记得那会儿收此人为徒,可不是那么好管教的。
要不是越寒蝉护着符半笙,早就被常几道打断了好几次腿脚。
“说来听听。”总归是亲爹,符半笙不觉得武烈还能吃了他,索性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细心听教。
“其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竹马弄青梅 脚下的枫铃
“嗯。”符半笙点点头,心想这不是个废话么,明摆着我必须得听你的,其他人得听我的,推下去就还是天下人都听你的。
“其二,江山美人,应有尽有。”
“嗯。”符半笙继续认可——心中却道,你能不能说点实质性有用的东西,净是一些废话。
“其三,你可以有一张免死金牌。”
武烈道出最关键的一个信息,符半笙的眼睛突然放出了久违的光芒。
“我要赵玄祯的命。”
如武烈所预料一样,符半笙此行唯一的目的就算带走燕王。
“呵呵,你和赵玄胤竟然狼狈为奸!来人,给朕抓了!”
不等武烈的人动手,符半笙竟先挟持了他。
一把锋利的匕首逼近武烈的喉咙,吓得他额头直冒冷汗。
武烈想过符半笙会逃、会大打出手,却是没猜到会要了自己的命。
“我要你——给我娘陪葬,她知道了会很欢喜的”
符半笙咧嘴笑道,手里的短刃更缩短了与武烈脖子的距离。
无限末路 举头三丈
“朕答应你!”
生命诚可贵,武烈还没手刃朔王赵玄胤一党前,绝不会甘心做刀下亡魂。
符半笙倒也没真想杀他,仅仅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嘛,拿到了该拿的东西,救出该救的人,那就够了。
小瑾,希望你能等我,一定要等我。
符半笙拉着燕王上马的时候,心里脑海里想的都是这句话。完全不顾身子不利索的燕王受了连续五日的快马颠簸。
濮阳城,汾水镇,望蓉园。
岑乐瑾和南歌的宁静清晨不足半个时辰救被外头叽叽喳喳打破。
“谁在叨扰?”阮巡先出门细细盘问一遭,这才得知云京来了两拨人。
一拨是符半笙和燕王赵玄祯;另一茬则是端木良和林娢音。
“燕王请随我来。”阮巡示意端木良尽快把林娢音安置下来,好容易主子的感情有了飞跃,可不能让这厮误了千载良机。
不出意外的话,阮巡估摸着明年这个时候小主子就该出世了。
对,阮巡还幻想着不然自己带着小主子玩,也省得整天晃荡在卿卿我我的俩人面前分外不自在。
“能…不…能…让…我…喘…”赵玄祯硬生生被符半笙驮在马背上,浑身上下酸痛不已便罢了,连着四五日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不是干粮就是烤鱼,吃得都要吐了。
“燕王,进去您就知道了。”
从普通人性出发,阮巡一定是希望好吃好喝伺候到燕王笑到癫狂;
从特殊人性出发,南歌一定是希望药到病除他可以立马医好岑乐瑾;
阮巡揣测了大概的轻重缓急:燕王舒坦了他就没了,那就还是燕王多抗一下吧。
符半笙和赵玄祯进去的时候,差点被眼前所见惊得退出房外。
看着老死不相往来的夫妻,什么时候如胶似漆地你侬我侬。
他们均是不约而同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她怎么了?
陷入爱情漩涡的岑乐瑾第一个回过神来,才发现房中赫然站着两位男子。
害羞瞬间窜上了脸颊,岑乐瑾一脑袋往被子里一钻,只剩一双脚在外头挣扎。
而房中的另一男子,神色自若地答道:你们进来也不通传一声?阮巡现在是愈发没底线了!
没底线?
符半笙和赵玄祯四目对视一下,感慨道,没底线的正主可还有一丝人性本善。